html模版列國志


更多、更及時的幹貨內容,請關註我們的網站

撲克投資傢

誠邀商品、利率、匯率等領域專傢、學者及機構向我們投稿

與21萬行業精英分享

投稿郵箱:tougao@puoke.com

文 | 撲克內容團隊,馬也編輯 | 撲克投資傢,轉載請聯系rym@puoke.com授權

列國志欄目說明

圍繞地緣政治進行的博弈從來都是人類歷史上最精彩的一幕。在這個舞臺上,無數的國傢如同繁星一般崛起、衰落,用自己的歷程給歷史留下屬於自己獨特的印記。

“列國志”,是我們撲克投資傢開辟的對於各國政經和經濟情況的評述與介紹,精選出一個絕大部分人所未曾接觸過的視角去看那些我們熟悉而又陌生的國傢,幫助讀者構建起一幅關於全球政經動態最前沿的思考和分析框架。

我們的國傢已經站到瞭一個關鍵的時間節點,有足夠理由去相信一個偉大的時代正在開啟。我們既希望給讀者一個不一樣的視角,又希望有更多生活在不同國傢的讀者能夠跟我們取得聯系,能把你們生活中最鮮活的一面通過撲克投資傢這個平臺展現給世界。



撲克導讀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新加坡作為一個華裔人口占主流的國傢,跟中國同種同文,應該會是一個對中國友好的國傢,但現實卻往往與人們的粗淺認識相反,不管是在把中國排除出貿易圈的TPP協定,還是針對中國的南海仲裁,新加坡都站到瞭中國利益的對立面,以配合美國制衡中國為己任,這一切的背後,最深刻的答案會是什麼?撲克投資傢將為你揭開新加坡在地緣政治中各種行為背後最深層次的原因,提前預警這個遠東最重要的航運和貿易港口在將來可能出現的嚴重地緣危機。

9月18日,第17屆不結盟運動首腦會議在委內瑞拉閉幕。

會上雖然通過瞭不少文件,但在9月21日,據參會的人員透露,在磋商成果文件過程中,新加坡曾執意要求塞入為菲律賓南海仲裁案背書的內容,由於多個國傢明確反對,最終隻得作罷。

在磋商過程中,有不少國傢發言,明確反對強化涉南海內容,此時新加坡代表表現得氣急敗壞,對反對其企圖的國傢的立場冷嘲熱諷,甚至在爭論中出言不遜,對立場公正的國傢的代表惡意攻擊。不僅如此,在外長會及其後,新加坡不斷節外生枝,公開挑戰委內瑞拉作為主席國的裁決,再次遭到不少國傢明確反對。許多與會代表對新加坡不顧不結盟運動團結,公開挑戰不結盟運動決策程序及慣例做法表示不滿。新加坡出於一己私利,在磋商和會議中反復糾纏,多次拖延會議進程至深夜,也引起各國反感。

新加坡這樣的行為,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

2015年,新加坡接棒泰國成為中國—東盟關系的“協調國”,為期三年。當年4月初,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在中美亞洲爭霸過程中,亞洲國傢心向美國,如果舉行“秘密投票”的話,每一個國傢都會贊成美國在亞洲地區有更廣泛的介入,不管他們在公開場合怎麼表態。

同月,針對中國外長宣佈與文萊、老撾、柬埔寨就南海問題達成的四點共識,新加坡的兩個巡回大使王景榮與比哈拉裡分別表示,中國似“在幹涉東盟內部事務”,“分化亞細安(東盟)”。

今年6月,在雲南玉溪舉行的中國-東盟特別外長會議後,新加坡又單獨發表具有明顯傾向性的聲明。

今年7月,所謂南海仲裁案結果出爐後,除越南、菲律賓以外,東盟國傢中隻有新加坡明確表達瞭對所謂仲裁結果的認可。

8月2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到訪白宮,與美國總統奧巴馬會晤,慶祝兩國建交50周年,期間雙方重申對《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的堅定承諾,並提及南海問題,呼籲有關國傢“尊重”所謂的仲裁結果,支持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奧巴馬重申他是TPP的強烈支持者,美國是全球經濟的一部分。

李顯龍在記者會上呼籲TPP各國、尤其是美國盡快推動國會批準這項貿易協定,強調美國的信譽與TPP成功與否“休戚相關”。如果美國在TPP問題上選擇不同的方向,美國乃至全球都可能付出相當沉重的代價。另外,新加坡可能會購買美國的F-35戰機,並將討論新加坡部隊在關島受訓的可能性。

今年8月2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國慶群眾大會發表演講時,用15分鐘時間發表瞭新加坡對中美關系以及南海問題的立場。他指出,新加坡樂見自己成為中美之間“共同朋友圈的一員”,更稱新加坡受到在朋友之間“選邊站”的壓力,但他重申新加坡將采取“獨立、仔細考慮過的”立場,計算自身利益,否則像新加坡這樣的小國將無法生存;同時他希望美國繼續在亞太地區發揮作用,雖然也說與中國的友誼“比南海廣闊”。

新加坡不是南海當事方,卻為什麼比身處南海危局中的菲律賓等國傢更加積極地參與在東亞所有跟中國國傢利益敵對的活動,從TPP,到南海仲裁,再到各種會議上的小動作?

迄今為止對於很多生活在中國的人而言,天然地覺得新加坡這個主體構成民族為華人的國傢會地對中國友好,卻未曾想過,如果從地緣戰略的角度而言,新加坡其實是比日本更加敵視中國的一個國傢。如果說日本與中國的矛盾是長期歷史和政治等各種因素的綜合,那麼,新加坡與中國的矛盾,則是地緣上不可調和的矛盾。

中國的強大一定意味著新加坡的衰落和破敗。至於為什麼,則要從新加坡的歷史和崛起過程說起瞭。

被休瞭三次的獨立

歷史上,新加坡曾是馬來西亞大傢庭的一員。公元18世紀至19世紀初,新加坡即為馬來亞柔佛王國的一部分。二次大戰期間,新加坡被日軍占領,1945年日本投降後,英國恢復對新加坡的殖民統治。1959年6月新加坡實行內部自治,成為自治邦。

當年,作為英國自治邦的新加坡面臨困境無法獨立生存,時任新加坡總理的李光耀所在的人民黨,一直希望與馬來亞合並,當時的馬來亞總理東古·拉赫曼經反復權衡,於1961年5月27日提出成立“馬來西亞”的計劃。該計劃把新加坡、沙撈越、沙巴和馬來亞合並成一個新國傢,即馬來西亞。該計劃獲得以上各方的熱烈贊同。

對於資源匱乏的新加坡而言,馬來西亞是其最理想的經濟腹地和產品銷售市場。瀕臨破產的馬來西亞政府也將獲得新加坡上繳的稅收,紓解巨額財政赤字。

1963年9月16日,馬來西亞、新加坡、沙巴、砂勞越組成瞭馬來西亞聯邦,期望結合成一個新興的強大經濟實體。

可是,還沒度過蜜月期,這段“婚姻”就遇到瞭各種麻煩。

經濟上,中央政府要求提高新加坡上繳的稅收,新加坡則希望建立共同市場,以便將貨物推銷到大馬全境。結果是,建立共同市場遙遙無期,新加坡時常拖延上繳的稅收,雙方陷入“雙輸”的僵局。同時,印度尼西亞並不滿意身旁突然出現一個強大的鄰居。在馬來西亞成立後,印尼便斷絕瞭和馬來西亞的外交關系,禁止馬來西亞的商人到印尼做生意,很多新加坡商人因此破產。

政治上,為瞭維持平衡,馬來西亞憲法規定馬來西亞的公民不能到新加坡從政,新加坡公民也不能參加馬來西亞的大選。但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政黨都爭相把自己的勢力擴展到對方地盤。新加坡兩次爆發華人和馬來人之間的種族騷亂,使馬來西亞政府和新加坡政府關系日趨緊張。

1964年,馬來西亞大選後,新加坡與中央政府的關系急轉直下。李光耀不願意分傢,他始終希望建立一個包含多元種族的馬來西亞。但馬來西亞“國父”東姑·阿都·拉曼決心已定:“我打定瞭主意,你們走你們的路,我們走我們的路……”

1965年8月9日上午10時,廣播電臺和麗的呼聲播送的流行歌曲突然中斷,大為震驚的聽眾聽到廣播員莊嚴地讀出一份宣言。這份宣言隻有90個宇,卻改變瞭新加坡人民和馬來西亞人民的生活:

“自由與獨立永遠是人民的神聖權利……我,李光耀,以新加坡總理的名義,代表新加坡人民與政府,宣佈從1965年8月9日起,在自由、正義、公平的原則下,新加坡將永遠是一個自主、獨立與民主的國傢,在一個更公平、更合理的社會裡,誓將永遠為人民大眾謀求幸福和快樂。”

台中產後護理機構推薦

緊接著是另一份宣言:“奉大仁大慈真主之命。願真主——宇宙的主宰,得到頌贊……餘,馬來西亞首相東姑拉赫曼,獲馬來西亞最高元首批準,謹此昭示,自1965年8月9日起,新加坡不再是馬來西亞的一個州,它將永遠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邦國,從此脫離並不再依賴馬來西亞。馬來西亞政府承認目前的新加坡政府是獨立自主的政府,並將本著友好的精神與之合作。”

國會裡一片死寂。東姑是在副首相敦拉紮克提出一項議案一讀之後發言的,該項議案要求立即對1965年憲法與馬來西亞法案進行辯論。到下午一點半,二三讀辯論完畢,法案送交上議院。上議院的一讀從兩點半開始,到四點半三讀通過。最高元首當天就批準,完成瞭憲法所規定的程序。新加坡被逐出馬來西亞。

按照馬來穆斯林的風俗,丈夫可以宣佈“塔拉克”(我休瞭你)三次,做妻子的卻無權這樣。這期間他們可以重歸於好,他可以娶回她。不過,在他講瞭三次“塔拉克”之後,就不能再娶她瞭。馬來西亞“休”瞭新加坡的時候,國會上下兩院三讀法案,等於宣佈“塔拉克”三次。

就這樣,新加坡被一腳踢出瞭馬來西亞聯邦。

宣佈新加坡獨立時,李光耀淚流滿面,因為新馬分傢,意味著他絕無可能成為馬來西亞的總理,沒有機會去管理一個數千萬人口級別的國傢,隻能淪為一個小國的總理,這後來成為瞭李光耀一生的憾事。

李光耀在回憶錄中說:“我從來沒這樣悲傷過。分傢成瞭事實,我辜負瞭馬來亞、沙巴和沙撈越許許多多的人……一些國傢原本就獨立,一些國傢爭取到獨立,新加坡的獨立卻是強加在頭上的。對新加坡來說,1965年8月9日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日子。我們從沒爭取新加坡獨立。在居住著1億多馬來回教徒的群島上,我們華族人口簡直微不足道。新加坡是馬來海洋中的一個華人島嶼。我們在這樣一個充滿敵意的環境裡如何生存呢?”

是的,新加坡應該在一個充滿敵意的環境裡生存呢?兩邊的國傢,一個是馬來西亞,一個是印尼,都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傢,而且不管是人口還是軍事實力都要壓倒當時弱小的新加坡,如果印尼或者馬來西亞用武力威脅新加坡,新加坡還能夠活下去嗎?為瞭活下去,註定要引進一個強大的外部軍事力量,把自己捆綁在其戰車之上。

而要吸引一個強大的外部的軍事力量,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

新加坡唯一的優勢,在於自身的地理位置。

遠東通道的咽喉

新加坡、馬六甲海峽在英殖民地時期,一直是大英帝國開展遠東戰略的關鍵要塞,早在1819年,東印度公司萊佛士很早就發現瞭新加坡重要的戰略位置,他發現新加坡其實是與馬來半島隔著一條柔佛海峽,屬於馬來半島的一部分,在新加坡最南端海角處延伸出一條島鏈,這裡就是溝通亞洲東西方的重要通道,北部被半島所延伸出來的陸地所包圍,成為抵禦風暴與海嘯的天然屏障。

與新加坡相鄰的群島大約有30多個,通過新加坡轉運各地的線路四通八達,從這裡出發的貨物可以轉運到馬來半島、荷蘭東印度公司,長線可輸送到印度、中國、日本、西澳大利亞。

對於想從事貿易的人來說,必須選一個交通方便的地方,沒有人會去貨物進出不方便的地方買進賣出。而且,這個交通方便還必須是中轉交通方便的地方。比如,天津的交通很方便,可是轉運不方便。英國要運貨去往日本韓國中國,由於大船的運費便宜,物流商一定會訂一艘大船裝上這些目的地不同的貨物,然後再選擇一距離中日韓方便的中轉港轉運到小船上分別運到中國和韓國與日本的各目的港。

顯然,上海是最理想的中轉地,因為上海距離日本韓國等距離,在上海卸貨後再分別用小船轉運到韓國日本是最經濟最快速的。

而貨物必須中轉是因為大船的運費低,小船的運費高。但是在上個世紀60到70年代,上海這個本應該是東亞最有優勢的港口,卻因為中國當年的閉關鎖國而錯失瞭最好的機會。上海的錯失。直接的後果就是讓新加坡就自然成為世界最大的航運中心。

2004年它的集裝箱吞吐量超過1千萬標箱,是世界第一大港。2014年,雖然在上海建成深水港以後,它退居上海之後成為世界第二大港,但是港口吞吐量依舊達到3千萬標箱,僅僅比上海少瞭二百萬標箱。

而上海雖然取代新加坡成為世界第一大港,而且地理優勢遠超過新加坡,日韓的貨物在上海中轉的話大船可以走更遠的距離。但就是因為之前上海沒有自貿區的政策,日韓轉運的貨物仍然隻能選擇新加坡。

眾所周知,貨物後面對應的是資金。每年,僅僅歐洲非洲與中日韓和越老柬之間的集裝箱就要通過新加坡轉運幾千萬標箱。這些集裝箱後面所對應的資金流超過萬萬億!而為瞭處理本國的貨物,世界各國有點影響的銀行都在新加坡設立瞭分行。所以,僅僅這些外資銀行的本地雇員就超過10萬,再加上港口物流和大宗貨物賣場(世界最大的石油、礦石、期貨交割中心都在新加坡)產生的白領工作崗位,一個人口才400多萬的小城市,想不富裕都難。

通過歷史原因取代上海成為遠東的貿易和金融中心,卡住遠東能源和貿易的咽喉,這是新加坡的安身立命之所在,也是它自身最大的價值。美國在海外的最大的海空基地就在新加坡,美國的F35戰機和瀕海戰艦一早就部署在新加坡。新加坡樟宜機場的一半是美國空軍基地,新加坡所有的港口都有美軍專署碼頭,而且前往南海騷擾中國的美軍戰艦就是從新加坡出發的。

如果今天的新加坡不是遠東的貿易金融中心,不是能夠扼守住能源和貿易通道,美國恐怕連一輛吉普車都不會部署到新加坡。而一旦它對於美國沒有這個價值,那麼在馬拉西亞或者印尼嘗試用軍事來威脅新加坡的時候,美國會不會提供對它的保護,就很難說瞭。一旦失去美國的保護,新加坡很可能會成為異教徒的羔羊,所以它必然會拼死抵抗。

這就是為什麼上文說新加坡與中國的矛盾是地緣上不可調和的矛盾,以及新加坡一直敵視中國的最根本原因。

站到新加坡的角度來看,上海一旦有瞭深水港,又有瞭自貿區之後,因為與韓國朝鮮日本基本是等距離,還有一條長江輻射中國西部,一條運河輻射中國華北,高速公路四通八達,虹橋和浦東機場之和是世界最大的航空港,還有跨海大橋覆蓋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寧波溫州,那麼很多前往日本韓國朝鮮的貨物肯定就未必再選擇新加坡中轉而會選擇上海,因為這樣的話大船就可以走更遠的路程省下更多的運費。

上海的發展就意味著新加坡整個國傢存在和崛起的基礎,會被連根拔起。李光耀統治下的新加坡並不是因為他回憶錄裡說的勤奮加努力,如果沒有60年代中國的閉關鎖國,上海的封閉,就是給他再勤奮一百倍,新加坡也不會有今天的位置。

正是因為李光耀深知這一點,所以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很大程度上是圍繞如何配合美國削弱中國,以及阻撓中國開辟任何能夠繞開馬六甲海峽的運輸方式。

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絕大部分中國人包括中國政府,都沒有引起對新加坡的足夠警惕,甚至大批量把自己的中層行政人員派到新加坡去進行學習。這樣大規模把自己的政府工作人員派到潛在敵對國傢進行學習的行為,在人類歷史上也是不多見的,而新一屆政府上臺之後落馬的很多官員,尤其是上海周邊省份的,不少就曾經到過新加坡進行所謂的培訓,至於培訓的時候被灌輸瞭什麼,估計就隻有他們自己知道瞭。

中國現在推進的一帶一路上很多重要工程,也正是為瞭降低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為自己的能源和貿易安全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

瓜達爾港,克拉運河與皎漂港的意義

首先就是瓜達爾港,此前我們撲克投資傢已經在《兵鋒所指:中東!瓜達爾港的前世今生》就瓜達爾港的重要性進行瞭論證。由於新疆的石油枯竭,大量煉油設備閑置,每年,鄰近新疆的中東石油卻要繞道上萬公裡經過上海才能到新疆。於是中國希望與巴基斯坦合作,在瓜達爾建港,然後鋪設瓜達爾到新疆喀什的鐵路。這樣,中東石油一出霍爾木滋海峽就能從瓜達爾港通過鐵路繞過新加坡直接運到新疆的喀什。這能夠節約80%以上的路程。更重要地是可以不經過印度洋和馬六甲,擺脫美國和印度的威脅。

結果誰都沒想到的是,中國把瓜達爾港建成後,新加坡竟然用高出中國標價10倍的天價獲得瞭瓜達爾港的經營權。導致“巴中經濟走廊”(瓜達爾港到喀什的鐵路)不得不停建。因為新加坡控制瞭港口等於美國控制瞭港口,再建“巴中經濟走廊”就失去瞭意義。對新加坡而言,巴中經濟走廊是對馬六甲航道的分流,直接威脅新加坡的繁榮。所以,新加坡中標後一直閑置瞭8年不開發。直到中緬石油管道開通,繼續阻繞“巴中經濟走廊”已經失去意義,李傢父子才交出該港的經營權。但對於中國來說,已經失去瞭整整8年的重要戰略開發期。

如果看追蹤航運貿易的衛星圖,我們會發現,瓜達爾港對於石油這一戰略的安全保障確實起瞭很大的作用。但是還有更多東西是不可忽略的,最典型的就是南北美過來的糧食和中國輸出到北美,歐洲的大量貨物。圖上明顯出現兩個重要的交匯點,一個是南非的開普敦,一個是位於安達曼海峽與馬來半島之間的海峽。

瓜達爾港對於中國的糧食和貿易影響實在是有限,這也就導致中國必須在瓜達爾港之外另外尋求安全通道。

從圖上看,最簡單的避開馬六甲而又能保證航運通暢的方案,就是直接穿過位於泰國的克拉地峽,鑿開這條狹窄的通道,就可以使中國的航運貿易直接由安達曼海進入泰國灣,一旦進入泰國灣,很快就可以抵達中國在南海控制的軍事基地的海軍航空兵保護范圍之內,這對於中國來說是一個最優的方案。

雖然挖掘克拉運河的事一直給人一種雲裡霧裡的感覺,但是細細推算,也沒有那麼大難度。

假如運河寬400米,深35米,長102千米,總土方量約15億。按1公裡一個標,可分為102個標段。每個標段的工作總量是1千5百萬方渣土。假設每個標段安排40臺渣土車和若幹挖機推土機,每臺渣土車每次運50方左右(長9.42米寬:2.4米高:2.1米),每車每天可拉15個來回,每天動用40輛車就可以拉3萬方渣土,每月按照26天計算就是7.8萬方。所以,每個標段上的1千5百萬方渣土,理論上19個月就可以完工(每月按時按量開工,理想狀態)。中國國內有幾萬個施工隊,隻要資金充足,同時開工,2年內完工是綽綽有餘的。

至於運河上的橋梁和隧道,在運河開挖前建設也非常容易。所謂的資金難題,更不是問題,1千多億人民幣,僅僅相當於上海東海大橋的費用,由於全是路上施工不需要海上施工,施工難度小得多。東海大橋30多公裡長,因為建在海上,施工難度起碼10倍於克拉運河,所需設備更是復雜。可是東海大橋二三年就完工瞭。所以運河在工程上根本不是問題。起碼比建100公裡長的跨海大橋和500公裡的地鐵要簡單得多(上海地鐵長度就超過500公裡)。通常,每公裡的海上大橋的施工成本大概10倍於陸地修路。所以,30公裡長的東海大橋花的1千個億足夠挖100公裡的運河。不要說中國,就是上海也拿得出。更何況這樣的效益明顯的項目,極其容易商業融資。

與東海大橋不同的是,克拉運河能夠很容易的收回投資。不僅僅大船通過一次就可以收費幾十萬美元。即使一分錢過路費不收,僅僅經營二岸的土地,都足以收回投資。泰國現在遠遠落後於新加坡,運河通航後,運河二岸都會成為像新加坡那樣的物流中心,金融中心,商業中心。徹底解決泰國的就業難題,為泰國帶去繁榮與資金,對於泰國來說同樣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次優的選擇則是緬甸的皎漂港。

因為中緬兩國已經正式簽署修建油氣管道的政府間協議,該工程起點為緬甸的皎漂港,經由曼德勒、中國瑞麗最終至昆明,石油管線長度1100公裡,其中緬甸境內長771公裡,管線建成後每年向中國輸送2000萬噸的原油,油源主要來自於中東和非洲,開通後,中國進口中東原油不必再經馬六甲海峽,可自印度洋安達曼海的緬甸若開邦馬德島上岸,經該管道輸送至中國西南地區。天然氣全長2806公裡,每年輸送120億立方米緬甸西海天然氣。

中緬油氣管道於2010年開工,經過近5年建設於2015年1月30日,在緬甸皎漂馬德島舉行試運行儀式,馬德島港同時正式開港(可供30萬噸級大型油輪靠泊),這兩項工程總投資約為24.5億美元,由中石油集團、緬甸國傢油氣公司共同出資建設,持股分別為50.9%和49.1%,項目運營期30年噸。至2013年7月,天然氣正式投產通氣,至今,已向中國輸氣105.708億立方米,為緬甸下載天然氣9.92億立方米。

目前中緬原油管道基本完工,而雲南煉廠的千萬噸煉油項目已於今年4月29日通過國傢環保部環評,屆時可以消化1000萬噸來自中東和非洲的原油,煉出來的成品油將可以覆蓋一直受困於高額運費的雲貴高原,以及經常鬧"油荒"的重慶。據瞭解,與雲南安寧千萬噸煉油項目相配套的2200萬噸/年的中緬油氣管道已具備輸油條件,該煉油項目竣工後,有望在今年年底投產。屆時,生產出來的成品在自給自足外,還可輻射四川,廣西,貴州等西部省區市,提升油品供應的安全程度。構建出新的煉油產業佈局。但天然氣分輸線建設相對緩慢,目前中國段的楚雄至攀枝花的天然氣管道建設預計於2018年開工。

但是如果從功能上看,皎漂港的定位更類似於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是為瞭保障能源安全而修建的。對於糧食和其它貨物而言,主要的產地和消費地還是中國的東部沿海地區,如果走緬甸通道,意味著還是得先進入中國的西南腹地,然後在才能從陸路轉運到東部沿海,出口則剛好相反,並不能很好地替代克拉地峽的作用。

目前克拉運河的進展我們無法得知更詳細的進展,但是中國現在推進的這若幹工程,都會直接削弱新加坡作為航運中心的位置,因此我們也不難理解為什麼新加坡在外交上已經像一個失去理智的人在狂熱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機會向中國發難。

然而,螳臂擋車,最後的下場永遠是被歷史的巨輪碾成齏粉。可能新加坡的統治者英文學得太好,已經不怎麼讀中國的歷史,不太懂得這個歷史典故瞭。

李光耀之後的新加坡

新加坡的體制,跟朝鮮的金傢封建王朝並無太大差別,都是父傳子,子傳孫。1965年以來,新加坡政治繼承就是內定制,由現任權威還活著的時候,預先挑選接班人,用逐漸樹立接班人權威的方式,實現權力交接的過渡。吳作棟當傢雖然不是李光耀屬意的接班結局,但是上述的政治繼承模式基本成立。新加坡民主制度發展瞭51年,顯然李顯龍班底還是企圖根據這個模式選擇接班人。

李顯龍現年64歲,在新加坡的政治語境裡,六十出頭就給人英雄遲暮感,是政治文化傳統所致。李顯龍2004上臺後提及栽培繼承人多次,曾表示不希望自己70歲時還擔任總理,對“卸任”日期雖然曾經改口,但是始終一致是“必須積極栽培接班人”的說法。人民行動黨每屆大選也的確有引進一班新力軍,但是不知為何,在這一批一批的新人裡,總是沒有一位可以脫穎而出。

久而久之,李顯龍是否有誠意退位也開始讓人懷疑瞭,就是他“卸任”後,是否也會像前面兩位總理一樣,退而不休,在幕後或掌權、或指示、或影響,新加坡民心應該是有默契的。

李傢政權盤根錯節,比吳作棟與國傢利益之間的關系復雜得多,要尋找到一位可以信賴的人才放心接棒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此一來卻奪去瞭新一代領導人更多發揮的時機,對面向世界日新月異需要不斷更替的新加坡社會來說,不能不說是耽誤。

人民行動黨的幹部引進與選拔一直是議題。雖然新加坡標榜是民主選舉制度,但是執政黨的權力繼承更像威權制度的產物。內部栽培的被指定,而不是憑個人的能力魅力自由競爭出現。社會上不是所有集團均可參政議政,最近一項新法案規定懲處各種藐視法庭行為就被認為可能壓制言論自由。通過競爭和參與的程序方式來選舉產生領導人,是政治民主的本質要求。新加坡政府不在乎這一點。但是後果是,精英的參與感與民眾的認同感都不強,流動機會不大,也就導致接班人的稀落與質薄。

這種精英制度已經被許多觀察者指出具有極大的局限,但是在新加坡短暫的政治發展史上卻奏效。避免發生錯誤(即狂妄者、煽動者的出現)是行動黨常擔心的事項,證之以當前“特朗普現象”,這樣的擔憂也是不是沒有理由的。新加坡脆弱的民主制度缺乏自療自制的能力,一個政治錯誤會演變成潰局不無可能。

然而其中的隱患不難看出。當前第四代領導團隊雖說是已經出現,但是也不過是四或五人而已(陳振聲、黃志明、王乙康,再加一個沈穎),而其合法性尚待建立。因為從政資歷淺薄,故無法窺看出哪一位能夠出任第一把交椅。主動權完全在於現任的黨領導,大選機制可以幫助篩選精英,但是提拔、升遷就全看領導的安排和意願瞭。

當然他們有所謂“觀察期”、“考驗期”,包括在內閣不斷調換的職位的表現,民意並沒有影響力可言。也因為缺乏一個健全的競爭機制,內在復制的毛病就難免產生,彼此觀望而必須服從,缺乏活力與創意就不言而喻瞭。在一個頗有成就的經濟體制裡沾沾自喜有之、步步為營有之,但是絕對不能越過黨所畫的雷池,政治繼承者的心態是以不變應萬變,保守性比進步性要強得多。

政治繼承基本上有三個程序:舊領導層的退位,新領導班底的選拔,以及新領導人的合法化。

李顯龍自小被栽培是個特殊個案,不可能再被復制。其實李顯龍上任時的合法性也不斷被國際媒體追問。李顯龍憑借傢世資源當傢做主,已經不能成為新一代接班模式的一種選擇。這也側面證明瞭在一個威權制度裡政治繼承人合法化的難度。

而李顯龍的身體在今年也出現瞭嚴重的問題,8月2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發表國慶講話時,突發疾病,導致現場演講一度中斷,直播畫面緊急切離,李顯龍被攙扶下臺。按照當時流出的畫面,李顯龍顯然已經撐不瞭太久,而且李顯龍性格過於懦弱,不夠殺伐果斷,更沒有李光耀這種開國領導的光輝。

一旦李傢無法在李顯龍離開之前培養出足夠優秀的下一代領導層,新加坡出現動亂並不是一件很難預見的事,而一旦新加坡進入動亂,由於特殊的地理位置,這塊肥肉是一定會引來周邊各個大國和各種政治勢力的爭咬,誰都會爭相把手伸進去。
台中做月子中心
寫到這裡,我也大概能理解李光耀的不甘瞭。

台中產後月子中心價格

這可能是迄今為止最全面的大宗·金融知識庫點擊查閱台中月子中心評比

大宗業務: 套期保值 | 套利 | 套利心得 | 商品定價 | 貿易融資 | 融資方式 | 倉儲 | 航運第一季 | 航運第二季 | 航運第三季 | 航運衍生品 | 油輪 | 商品風暴 | 鋼貿 | 石油貿易 | 衍生品 | 公司研究

品種系列:玻璃 | 黃金 | 菜粕 | 玉米 | 甲醇 | 甲醇第二季 | 塑料 | 鋼鐵 | 鋅 | 鋁 | 螺紋 | PTA | 橡膠 | 大豆 | 小麥 | 糖 | 煤炭 | 石油 | 銅 | 棕櫚油 | 棉花 | ETF期權 | 鐵合金 | 原油 | 鐵礦石 | 茶油 | 瀝青 | 鉛 | 天然氣 | 咖啡 | 棉紗 | 白銀 | 鎳 | 飼料 | 雞蛋

公司產業:伊藤忠 | 住友 | 丸紅 | 三井物產 | 亞洲糧商 | 油脂油料 | ABCD | 油脂巨頭 | 中糧 | 益海嘉裡 | 巨頭年報 | 礦業寡頭 | 四大糧商 | 大宗寡頭 | 國內糧油 | 必和必拓 | 淡水河谷 | 孟山都 | 中儲糧 | 魯花 | 中紡集團 | 嘉吉 | ADM | 邦吉 | 路易達孚 | 嘉能可 | 貢沃 | 糧油爭霸 | 埃克森美孚|蒂森克虜伯 | 巴斯夫 | 化工第一季 | 化工第二季 | 化工第三季

宏觀系列:金融危機 | 資產配置 | 投資時鐘 | 非農 | 樓市 | 中國經濟 | 礦產資源 | OPEC | 貨幣 | 美元 | 人民幣 | 貨幣政策 | 中國金融史 | 地緣政治 | 一帶一路 | 中國歷史 | 中國經濟 | 脫歐

金融系列:CTA基金 | 橋水基金 | 金融女郎 | 高頻量化 | 對沖基金 | 資管 | 澤熙 | 股票 | 債券 | 外匯 | 期權 | 主權基金

交易系列:德州撲克 | 交易員 | 交易理論 | 交易系統 | 風險控制 | 技術分析 | 交易心理 | 個人修煉 | 交易書單 | 交易故事 | 均線 | 金融女郎

大宗地理:美國 | 阿根廷 | 新加坡 | 俄羅斯 | 英國 | 瑞士 | 日本 | 伊朗 | 印度 | 巴基斯坦 | 巴西 | 巴拿馬 | 土耳其 | 伊拉克

人物系列:石油大亨 | 沈文台中產後護理中心推薦榮 | 寧高寧 | 索羅斯 | 利佛摩爾

潮汐公開課,限時免費

點擊下圖報名參加哦



「活水論見」第一課

手把手教你搭建鎳產業研究框架體系

報名開啟



版權問題、商務合作、讀者投稿

微信號mindcherisher

電話+86 186-1633-5129

點擊閱讀原文,鏈接至撲克投資傢(puoke.com)

獲取更多、更及時的幹貨內容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隻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於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佚名

來源:撲克投資傢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只願意相信人

dm8cfo9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